值得一提的是

2017-02-07 16:16

  值得一提的是,对这起杀人案,公安机关始终不找到凶器的着落,而董昀跟李文浩的笔供对凶器的下落有着不同的说法。

  董昀称,为了留下线索未来把本相说明白,他在笔录上签名时,成心把本人的名字写错成“董?”。但凡带有目字边“?”字的有罪证供,全是刑讯逼供得来的。此外,李慧、李文浩也称遭受刑讯逼供。

  事实上,在案发一年后的2004年,山西省公安厅就曾对这把拖布进行过鉴定,论断是:拖布上未检见人类基因型。换句话说,这次测验并没有在拖布上检出逝世者的血迹。而在山西省高院的终审裁定书上,认定董昀用拖布擦拭足迹和血迹的证据只有被告人的口供。

  客观证据疑点重重

  在2014年山西省高院认定董昀有罪的二审裁定书中,法院查明董昀捏造现场的犯法行动重要是处置现场的痕迹、凶器、血衣等。裁定书在第一组证据中就列举了案发明场“门庭西南角有一带血的拖布”,并且认定,董昀在凶手杀人后为了损坏现场,曾经用这把拖布擦拭了地上的血迹和脚印。

  固然疑点重重,然而,法院认定这些证据和董昀等人的口供以及证物证言彼此印证,事实清晰,证据确切、充足,所以,2014年,山西省高院终审裁定董昀犯袒护罪,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

  法院却认定“证据确实”